*Anastasia*

关于网剧化,希望大家都来看看。

零·欠债不还·晨:

同意


鹿夜&:



两边都发一下。为了我喜欢的那个作品那些人,必要的努力还是要做。
听闻全职高手要影视化,作为一个萌了好几年的全职粉,有一些请求:
首先,我了解影视化的必要性和影响力,也尊重所有人,包括影视剧的所有工作人员和演员的劳动成果。
但是也正是因为影视化会有巨大的影响力,所以作为一个纯粹地喜欢着书中的角色的小粉丝,我希望能避免所有和三次元相关的纷争,相信这也是各位演员的粉丝们不愿意看到的。
全职高手的粉丝们在lofter已经发展了好几年,这里是我们自娱自乐的一块地方,这里所有的tag都是每一个粉丝的心血,是...

说一说为什么我们反对一键转载。

一碗:

盐罐子:



 ★致网易LOFTER平台的读者,说一说我为什么反对一键转载。






关于我为什么长期反对使用“一键转载”功能的原因,很多人私下里询问过我。



每次都是单独解答这个疑问,没有公开阐述过。现在把这个问题详细说一下。






一个很重要的概念首先提出来——我们反对的不是“一键转载”,而是“强制无差别、无授权开放一键转载”的霸王条款。






2013...

@一川烟草 好想很多小伙伴都在用人设表达对太太的喜欢qwqqqqqqqq
突然就不知道要说什么了.....
啊总之笔芯笔芯笔芯啊w♥♥♥♥

隰有榆:

“奥雷里亚诺上校,马孔多在下雨。”
记得百年孤独里的巨大金色蝾螈,马孔多彼时的古老河床里卵石光滑如史前巨蛋,奥雷里诺上校多年后面对行刑队时想起第一次见到匣子里巨大冰块折射出的万千针芒和彩色星辰,阿玛兰妲和丽贝卡总爱在秋海棠长廊和女伴们一起织毛衣,黄蝴蝶翩然而起,吉卜赛人的炼金术,巨大锅炉里蓝色的泡沫,充斥屋子的腐烂气味,街道上蒙落灰尘的巴旦杏木,何塞·阿尔卡蒂奥·布恩迪亚欣喜地告诉人们地球像个橙子,最终他被家人绑在树上,疯疯癫癫地死去。
也记得远征者们最初发现的一片远离时光侵蚀的独特空间,属于孤独和遗忘,神甫托着一个小铜盘四处募捐,苦苦哀求直到声音嘶哑...

那个全世界最好的他
生日快乐。

《全职高手》唯一大男主——叶修

叶修他第一,最强,人气最高,不接受反驳.

巫释临也:

已经不想说什么了,官方真是……还不如当初不出动漫的时候

来福:

       写在前头的话:

  

       1.本文目标群体:《全职高手》主角粉,即叶修的粉丝群;

  

       2.本文撰写目的:旨在向另一部分不明真相的叶粉,科普2017.05.24晚,...

长点心?:)

古轩轩:

………气死了

在地铁站的宣传墙上留下唇印和“all叶”的印记,这种行为好笑吗!?这是爱!?

别逗我了!

官微发了这图,知道这给all叶能招来多少黑吗?知道这种行为能给全职招多少黑吗?别说我言重了或者想多。这是公共场合,地铁站的墙壁属于公共财产,每天也有清洁人员打扫。

首先,这给清洁阿姨大叔们带去了麻烦,马克笔写的东西不好擦!其次,在公共场合墙壁上留下污渍,这和把篮球往白墙上拍一样没素质!

全职黑手里又多了一份可嘲讽的黑料,路人眼里留下了一份厌恶,all叶黑也多了一个把柄。

这种行为除了招黑惹人嘲笑,以及体现低素质,没有任何好影响!爱可不是这么爱的!再爱也不能在公共场合展现你的素质低下。

希望所有人注意,这种行为和旅游景区刻字留名xxx到此一游没啥区别。都是在给维护人员添加工作量,给别人带去麻烦,给自己喜欢的东西招黑。麻烦下次看到喜欢的东西被放在公共场所展览的时候,自觉爱护,而不是兴奋的上去毁了它。

能推荐的推荐一下谢谢。【气】

就不打tag了

  叶修20岁生日快乐


不骄傲却也没多谦虚

从不在乎金钱名利

足够强大足够自信

说话耿直却有分寸

为人乐观宽容大度

经意间体现出的修养


那个全世界最好的他

生日快乐❤


Louis:

谢谢谢谢,这篇长评看的我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谢谢姑娘你写的这么认真,写的这么好。感动的我有点词穷,能被喜欢真的是太好了。谢谢你。

修修一定是吃可爱长大的*罒▽罒*:

给路易太太的长评   @Louis 
《琥珀》
时光是琥珀,让爱的人都沉默。

   啊应该算是长评吧,人生中第一次写东西就交给你啦,文笔粗略请笑纳。
这是一篇很久很久以前写的长评,在蜕刚刚完结的时候,我就有了想要告诉你的。因为种种原因,今天才把它打了出来,并又删改了一遍。我习惯着手写。在此之前不同的一堂堂课中,我心中有着风起云涌,本想在夜深人静时静静地揣摩写下,最后仍是忍不住在课上抽出一张卷子,写在背面。有些东西,如果现在不留下,我怕真的会抓不住了。我中有千言万语,却也滞留于笔。这种感觉,用一句俗话来说就是茶壶里倒饺子。     你的文题起的是真好啊,当我第一次见到蜕这个字的时候,就隐隐有了复杂的感情,有些东西从开始就已经预示了未来的走向。
因为一说起蜕,我就想起来蝉,蝉用十七年的等待,换来一个聒噪的夏天。那么脆弱的小东西,不服气的与时间作斗争,蝉留下蜕,然后它粉墨登场于舞台。它只留下了蜕,然后消亡在微凉的秋风里,易碎的,通透的,就像是小小的希望,小小的执念,静静地碎掉。
路易太太你的文啊,画面感强到可怕,就像清蒸鱼,甜粽子甜豆腐脑的那一章跃然纸上,我就感觉自己看的,5不是一篇文,是我在一个旁观者的角度看得两个人的一生。在其他人的笔下,他们都是坚不可摧的。是那种强大到无死角的感觉。而你的笔下,我看见了他们作为人的一面。在这篇文里,我觉得叶修跟周泽楷都活了过来,活生生的站在上海川流不息的街头,遥遥相望。
他们也都是平凡的普通人,真的,平凡的普通人。 他会为了他吃麻婆豆腐,而他会为了他学会做甜食。 他们压着彼此的耳朵,笑着唱着情歌。
周泽楷说好呀,我给你买台施坦威。 叶修别说七彩了,你染成14色的头发,我也一样爱你。
因为爱你所以说我不能在一起,我爱你,不能在一起。
他看着对方过的很好,舒了一口气。这种感觉真的是让我很难受。 我看着叶修的痛苦,也在跟着他痛苦。
他一抽烟我就想跟着掉眼泪。
蜕,从血肉中剥离请脱下你熟悉的外壳,留下的是新的你,还是死去的。蜕是死过一次重生,纤毫毕现的透明躯壳,尚还在栩栩如生,不会消亡,不会凋落,静静地记录着的。就像是我们的灵魂和肉体分开生活总是还要继续。
真的是在文章的中穿插着他们的过去那种甜蜜,当时的时光真的是越美好,越让我难受,越美好,越让我不禁的眼泪掉下来。过去的事情总会过去,就像烧烤那个炒田螺儿的烧烤摊儿一样,没有了就是没有了,但时光的洪流中,在意的东西一点点崩溃瓦解,消失了。
蜕那么脆,触即为灰,来一阵风,就可以吹没。生活总是有风情万种,也掩盖不了华美外袍下,风干的灵魂,苍白的里子,苍老的眼神。
你在书的最后一页用他的笔迹写下他的名字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呢?正如你有你的自尊,我有我的骄傲。我在那本书的最后一页上,用你的笔记留下你的名字,那是不是也是一个小小的奢望,无法触碰的缅怀。周泽楷,周泽楷,真好听。疼痛才是生命最原本的姿态。
生活纵然有千百万般种美态,也掩饰不了生活强硬的态度。扑火的飞蛾,是没有未来的,与其向着光明,不如回归黑暗。蜕下的是曾经活着的自己,长出了新的躯壳,长不出新的灵魂。生者已往逝者安息。而,正如生活所料,我们绝大部分人根本反抗不了,你头破血流,鲜血淋漓,那么还想再继续么?
more and more 是再也没有以后。
这篇文章从开始就给了一人一种真实到可怕的感觉。
生活中的小摩擦阻挡不了的,反而被压力压垮,这真的是注定的无可奈何,就好像是结局,叶修追不到那班航机。有些东西注定了你永远无法拥有。
在结局中,老叶疯狂奔跑的开始,我就知道已经追不上了。旧事已过,往事已往不可追,不可追。
那种感觉就像小周在《百年孤独》留下的那句话,被海水包围无法离开,让我想起了醒在深海里的猫。
沉没
慢慢的下沉 窒息 伸出爪子,也抓不住光
沉入黑暗的水底安静的世界,寂寞的死去。    印象很深的,有叶修的切边小摊上点了羊肉串去饱腹,在昏黄杂乱的环境下,他头看着对面楼上的窗边的小周和姑娘吃牛排,淡淡地说,啊,小周以前更喜欢羊肉的不喜欢吃牛肉,不过人总是会变的。看着他们在路灯下拥吻,淡淡地说了句真好。
看得我眼泪瞬间就掉落下来,这真真是我贫乏的言语无法描绘的感觉,画面感之强,令我觉得痛苦,令我窒息。
所以说,蜕给我感觉最深的感觉就是活的,他们就像是活生生的人,活在了我的面前,活在这个世界里没有像小说中的那种感觉,他们也在经历着苦难经历着磨难,痛苦与我们没有不同。     最后一通电话也是水到渠成的自然,在与痛苦的挣扎后,你总要回家。回家,累了回家去疗伤,也是无力反抗的屈服。
以后啊,他会找一个合适的姑娘儿,他必须要对她好,然后就过着大家所想所期待所向往的那种幸福美满的生活,老迈之后也许会相遇,更大的可能是连子孙也不会相遇了。
叶修可能永远都不会去新泽西。我总觉得更像是一个梦,新泽西的雪活在他的梦里。叶修下一秒钟中惊醒,在窗边点上一支烟,看着窗外的雪,想着新泽西那里是不是也在下雪。在我的潜意识里,小周真的永远不会再回来了。周泽楷也永远不会回来。在远方的新泽西劈啪作响的壁炉旁,他坐在那里沉默的沉默着。他也不会跟他的孩子讲起这个故事,故事永远的埋在了过去里,像一坛埋了太久太久的酒,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味道了。那么,下雪的时候你会想起什么?是壁炉里噼啪作响的炉火?还是呱噪的丑东西旁边晒着阳光,躺在摇椅上,向你笑起来的人?      在我的心目中,即便《蜕》是BE你写的便是属于蜕的最好的结局,结尾的刚刚好,就像你所说的写《虹》的过程非常难受。给我也是种感觉《虹》更像个是梦,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虹是抓不住的,物理上讲,这是一种折射散射产生的美丽幻影,就像海市蜃楼一样,转瞬即逝的,永远无法抵达的美好乌托邦。这就是假的,是幻影。
我总觉得这个《虹》结局可能会说,然后叶修,突然间睁开眼睛。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从一个梦中醒来,然后他的小孙子问爷爷今天感觉好点了吗?然后老叶再笑着说一些什么,然后去揉一揉他的头,“傻小子”。所以,这真的是像有个妹子留言的那样,觉得不爱了才是最好的,然而,又怎么会呢?
我仍然记得,蜕的第一句来自《百年孤独》,家族的第一个人被捆在树上,最后一个正在被蚂蚁吃掉。《百年孤独》的穿插真的是非常之棒,将孤独具象化。《百年孤独》这个安利真的是结结实实地吃了,你的字浸泡在一种荒芜的孤独感中,不同与少年人清苦若甜孤独,更像是车水马龙的彩色街道中黑白色的人影。     你的画让我关注你     你在《s》使我喜欢你,     而你的《蜕》便让我爱上你。
你要去新泽西看雪,而我也不会留在这里,我想回家。 不想留在这个城市里。正如陈奕迅的歌,“回忆里充满着冷的感觉”。这个城市有很暖的回忆过去,越是暖,现在就越是寒。     我不明白为什么我在这里看到了你对亲情的莫大的渴望?珍惜?向往?感觉这些词都不够准确,不够恰当。恰恰好的未来。刚刚好的走向。
你的笔里让我见到了生活的万种风情,那是一种在字里行间穿行的寂寞。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有人说你经历的种种,走过的路都会在你的文字里发酵成型,我想你一定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我还记得开头叶修说他觉得跟这个城市格格不入的感觉     你是不是也经历过那些让人痛苦的流言蜚语,才能写出这样,真是的,这样子饱含着情感的生活,对你施加的压力。
你的生活一定是一步一个脚印的那种感觉,后来我看到了你发的其他的关于生活的事情之后,我觉得我可能在某一些方面上想的是对的。我想拥抱你,穿个互联网的电波给你一点鼓励,你真的是了不起。    我真的觉得仙女你不容易。    坚持自己梦想的人,真真了不起。    彼此相爱,又彼此折磨,我突然间想起了太太以前发过的一个东西,你说一个人怎么可以这样。这种直接被剖开的感情观连带着我的心也一起血淋淋。死人,在雨中望着他时流露出的无尽伤痛对活人的深沉眷恋,那么真实的,生活的原貌,绵里藏针,像是原来未被打磨的粗糙感,才会让人觉得如鲠在喉,下咽的时候感到阵阵腥气。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做不到,只能站在远远的地方,或许看着你眼。但是我那个时候真的很想拥抱你。      这写这篇长评的时候都,我也是非常难受的。有一次坐在工程流体力学的课上,然后写着写着,突然间眼泪,劈了啪啦的就流下来给我们老师吓了一跳,真的是很难描述的感觉。     蜕是我最喜欢的一篇同人,但是我可能没有勇气去再一遍遍的翻看,看它的第三遍第四遍的。真的是每一看它的每一章都让我鼓起莫大的勇气和信念,扎心的疼痛。     在此之前我从来都没感觉到自己是一个这么爱哭的人,这篇文的每一个字,每一根都触动着我的心,都触动着的我的神经。没有抢到特典真的是非常的难过,但是其实想了想,抢不到也很好,他们大学的那段时间越是甜蜜幸福的开始,也是让我悲痛欲绝。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见过人间的极致风景。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像是那一箱烂熟了的车5厘子。多一分就熟到烂,少一分则还是酸的。      绝无仅有,据为所有,再到放手。
我还记得他说我们是天生的一对。所以就连最后骨子里都是一样的决绝,一样的。百年孤独,未及百年也孤独不止百年。这如你说,悲伤无处言说,人生无可奈何。
从前说着有情人终成眷属,后面的说着。去他妈的爱情何必再拉他下水,爱情又值几个钱。就像就是这样,是谁念念不忘,却没有回响。美好的,就像泡沫,就像是幻想。
我本身不善言辞,习惯沉默。即便陆陆续续,断断续续写了这么长时间,也仍感觉自己文不达意,颠三倒四的,希望不要嫌弃。早已决定要把LOFTER的的一篇文章,写给你。其实《S》的长评我也写好了,估计近期是没有机会打完了ORZ。附上强行因字丑而高斯模糊的手稿。
生活总是这样,那么苦那么难以下咽,又那么美,令人心生向往。
时光是琥珀,让爱的人都沉默。
笑容泪水,都是你给我的礼物。谢谢你,正如我所说过的,路易小仙女我不喜欢你,我爱你。 

第一叶吹,实至名归。

翾飞轻翔:

叶修天上飞,亲爹地上吹

陆歧:

还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人家天字第一号叶吹啊【手动滑稽】

森罗暮扉:

踩我叶的都来看看,你们叽叽喳喳说破天了有毛用,抵得上人作者是天字第一号叶吹吗?

炮炮糖:

天字第一号叶吹,实至名归

萌萌哒无焱_虔诚的等着刀妹荒辉夜姬:

我要把第一叶吹的这些话都裱起来!

张起灵与叶修,不朽与荣耀。

关注的博客